新闻
商州
媒体
商州新闻网 > 艺术世界 > 文学创作 >
我喜爱的海魂衫
作者:屈新社 编辑:杨倩 时间:2019.06.29 16:17:19


我喜爱的海魂衫


    我上六年级的时候,父亲从县城给我买了件海魂衫,它成了我最喜爱的衣服。夏天到了,我天天穿在身上,同学们很是羡慕。       

  

    每个年代,都有时尚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 特别是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能有一件黄军衣、一条黄军裤、一顶黄军帽,或是一个黄挎包,那是多么难能可贵。一件海魂衫,是海军军装,更是上品难得。条纹相间,象征大海与蓝天,体现宽阔胸怀和伟大精神。钢铁战士麦贤得,身穿海魂衫,精神抖擞,英姿飒爽,成了全国青年的偶像;王丹凤、赵丹主演的电影《海魂》,主人公身着海魂衫,由近而远,渐渐消失在阳光灿烂的十字街头,勾起多少女子的浪漫情愫。在那激情的红色岁月,参军是青年人的追求,而参加空军、海军,那是无数少男少女最美的梦。能有一件海魂衫,是无数孩子儿时的梦想,它穿在身上,是多么的时髦、帅气和荣耀。当时曾流行这样的话:“海魂衫子大翻领,毛蓝裤子宽裤腿,大背头回力鞋,军帽一戴就是牛”。   

    我六年级前半学期还没上完, 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啦!同学们不知从那里学来的,用毛笔写出歪歪扭扭的大字报,贴在校长,班主任老师的门上、窗户上,其实是个别同学对老师在教学管理上有意见,借机发泄。大字报越来越多,扑天盖地,大批判随时开展,闹的满园风雨。随着“革命"形势的发展,  中学生开始全国大串联,我们小学生只能在本地开展运动。教学秩序乱了,老师停教了,学生停学了,学校全面停课。 

     记得是在夏季的一天,我和同伴去学校,学校里没有老师,没有同学,没有往日的读书声,也没有同学们的欢笑声,操场上、教室前、庭院里,荒草萋萋,到处一片萧条败落的景象。我俩按照自觉参加“文化大革命”的要求,在教务处寻了一个小油漆桶,里面倒进两大瓶墨汁,手中握一把油漆刷子,在马路上、土墙上、大桥上,写上打倒xxx!誓把“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”等时髦用语。写着说着,时已中午,天气炎热,我俩来到西坡水磨房旁,脱掉身上穿的海魂衫、裤子和鞋,放在路边的苞谷地里,精尻子跳到水渠里“打浆水”,一会儿游泳,一会儿摸鱼,玩够了爬上水渠,却发现衣裤鞋都不见了,最心疼的是,我心爱的海魂衫没了。一个十四岁的小伙子,光着屁股回不了家,急的我只想哭。好在同伴安慰我,他穿好衣服先回家给报信,我就一直光溜溜的呆在苞米地里,等候着母亲送来衣服,穿上后才回到家中。     

    父亲虽然在县城工作,有份工资,但收入还抵不上农村劳力多的人家,我家兄弟多,母亲身体单薄,一直都是缺粮户,生产队里每次分粮,母亲催促赶早去,可是每次都是去的早,看脸色,往后排,回来的迟,因欠交粮钱,常空着手回家,没粮吃,断炊、断顿是常有的事。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我和母亲吃过榆树皮、苞米芯、柳树叶,还有米糠面。米糠面是用稻糠皮加工的,吃到嘴里噎的流眼泪,送到喉咙难吞噬,蹲在厕所屙不出来。二弟出生在灾害年月,母亲没有奶水,只好用面水来喂养,没有红白糖,用甜菜熬成汁来替代。因劳累饥饿,全身浮肿,奶奶借了一把大豆,熬水来消肿。记得有一年,已到腊月廿八,父亲从县城回来过春节,家中没有米,没有面,三番五次的请求,支书队长才批准,借了五十斤小麦,母亲用湿毛巾拈了拈麦上的土,连夜磨成面,大年三十烙了个锅盔,算作年夜饭……

    就是在这样的生活困境下,父亲、母亲省吃俭用,给我买了这件漂亮的海魂衫,我却把它弄丢了,咋不可惜!怎不心疼?最爱之物丢了,我太伤心了,一连几天,吃饭不香,睡觉做梦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穿过海魂衫,它成了少年时代留在心中的痛。  

    时过五十年,我已成老汉。又想海魂衫,心中多感叹。

    大海蓝天,白蓝相间,时髦的海魂衫。

    人民海军,精神抖擞,帅气的海魂衫。

    心中的梦,理想的帆,荣耀的海魂衫。

    海魂衫啊海魂衫,难以忘却的那件海魂衫。

    2014.12     写于商州     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参与合作 | 人才招聘 | 友情链接
中共商州区区委宣传部·商州区文化广播影视局主管 商州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陕ICP备15015484
地址:商洛市商州区朝阳路商州区广播电视台 联系电话:0914-2368389 QQ1::2284691903 QQ2:2896488547
商州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商州网举报邮箱:shangzhoutv_2018@163.com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-63907152
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111号
Copyright © 2014-2015 WWW.SHANGZHOU.TV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