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商州
媒体
商州新闻网 > 艺术世界 > 文学创作 >
远去的萤火虫
作者:陈仓本 编辑:杨倩 时间:2018.08.15 08:59:16


远去的萤火虫 


  小时候,每当夜幕降临时乡亲们便在打麦场边,在大堤上纳凉,周围的萤火虫随处可见。那银光一闪一闪的,与星光、月光、灯光交相辉映,使夜空充满浪漫和神奇。 
  那时候,晚上肯放电影,我往往要赶的看好几场电影。一次看完两场电影回家,随口哼着: 
  萤火虫、萤火虫 
  伴我去夜行 
  看完《闪闪红星》 
  又看《烽火少年》 
  随意两手一挥,有三只萤火虫被捂在手掌心,银色的光亮恰好能给我照明。当我穿过苞谷地之间的偏僻小道时,在五十多米外,两只绿莹莹的眼睛令我毛骨悚然,“狼”我大喊一声,原地不动,与狼对峙着。当我快支撑不住时,突然想到狼怕火,便在空中挥舞掌心的萤火虫,狼受此一惊,嚎叫一声跑了。 
  萤火虫,不但给我提供了亮光,还帮我逃过一劫。那时我没有“囊萤映雪”苦读的经历,只是对着水面上、旷地上、稻田里,一明一暗,一上一下,点点光亮,充满感激之情。还有一次在初秋的夜晚,在院子里铺一张席,我和父母坐在席上剥悬挂了一年的苞谷,几个小伙伴围着席打木猴玩耍。院子里不用灯光,借着月光和萤火虫的光亮就足够了。黄色的苞谷颗粒被风干了,用手一剥就脱落了。苞谷芯子随手扔到墙角,惊得一群萤火虫向高空飞去,速度之快,犹如划过夜空的流星。一个小伙伴甩动猴鞭时无意间打落一只萤火虫,受伤的萤火虫在席边蠕动。我扔下没有剥完的苞谷芯子,拾起萤火虫放入敞口罐头瓶中,撒些面面土进去,让萤火虫在罐头瓶里养伤。受伤的萤火虫虽然飞不起来了,但屁股仍然一闪一闪地释放亮光,仍然勇敢地面对死亡的威胁。随后我继续剥苞谷,并且欣赏木猴在地面旋转产生的漂亮圆圈。席上的苞谷颗粒越来越多,墙角的苞谷芯子堆积如山。小伙伴耍乏了,收起猴鞭,带上木猴回家睡觉去了。我突然想起罐头瓶里还有一只受伤的萤火虫,顺眼望去,罐头瓶里没有一丝亮光,我惊呼,萤火虫死了。我马上倒出罐头瓶里的面面土,用手指拨动面面土寻找死亡的萤火虫,结果一无所获,我急得眼泪流出来了。母亲看着我傻兮兮的样子说,打落的萤火虫早飞走了,就在你的头顶上。我抬起头,看见一只萤火虫在我头顶的夜空中慢慢地盘旋,一闪一闪的亮光像晶莹的水珠反射的月光。 
  几十年后,我看不见萤火虫了,在纳凉时,只能对着繁多的星空背诵杜牧的《秋夕》: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。”我看不见萤火虫了,还有童年的记忆在,但是对五颜六色的霓虹彩灯习以为常的少年儿童,缺少了对一闪一闪飞舞的萤火虫的亲历感受,就会少了许多遐想和浪漫的情怀。萤火虫不见了,这是谁的错?!小小的萤火虫对生态环境的要求还挺高啊! 
  远去的萤火虫,一定还能在家乡的夜空中再现,营造新时代的美丽画卷,追逐新时代的美好梦想。(来源:商洛日报)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参与合作 | 人才招聘 | 友情链接
中共商州区区委宣传部·商州区文化广播影视局主管 商州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陕ICP备15015484
地址:商洛市商州区西背街六号商州区广播电视台 联系电话:0914-2368389 QQ1::2284691903 QQ2:2896488547
Copyright © 2014-2015 WWW.SHANGZHOU.TV All Rights Reserved